玫瑰玫瑰~我愛你—文:馮云

20幾歲開始一直到現在快五十,20多年都用著精油在呵護著臉部肌膚, 也曾因為大量電視廣告的驅使,用過幾次眼霜精華霜乳液,但用沒多久皮膚開始變得乾燥粗糙,眼周還會長肉芽,後來當然又乖乖用回精油。
在還沒有學習精油芳香療法前的20多年,持續使用最多的就是玫瑰精油,大馬士革玫瑰,保加利雅玫瑰…分不清這些玫瑰有什麼不一樣,只知道玫瑰塗在臉部很舒服,保顏的效果也一直不錯。現在學的精油種類多了,玫瑰在我心目中雖然已不是唯一,但她美麗高貴且非常昂貴的地位卻從來沒有變過,對她的認識也從一般能幫臉部變美,護膚美白提亮保濕,又加了平衡身心,幫助平撫焦慮,幫助生殖器官強壯,消除心裏的發炎也消除身體的,還能幫助我們找回愛的力量….一堆強大的功能,也認識了她從來不是像她外表般的嬌柔,而是一種非常強悍植物所開的花朵。
 

 

一般性、美白、提亮  以下文摘自—-溫佑君修著《芳療私塾×BEAUTY 溫老師45種不藏私精油美容法》~好好書推推!

我在化妝品公司工作時發現,許多美容師的皮膚都是光滑有餘而白晢不足。排除先天條件不論,她們不是操勞過度,便是家庭不睦,雖然收入頗高,專業度夠,用得起各種昂貴的產品,但就是沒辦法讓自己白起來。有一個扭轉乾坤的故事,或許可以替這些案例做個總結。當時,那位美容師是好幾家公司心目中的天后級客戶,單槍匹馬就創造了許多大店也望塵莫及的業績。可是她事業一天比一天成功,膚色卻一天比一天黯淡。大家勸她不要讓自己太累,但再她跟我討論美白配方時,我才意外得知,真正困擾她的是另一伴的外遇。尤其丈夫振振有詞的藉口,竟是妻子過於忙碌,不甘受到冷落。我請她不要只把玫瑰拿來護膚,更要早晚三滴抹在胸口。大約半年之後,她在眾人的惋惜中把工作室結束掉。後來又有機會見面,她告訴我,玫瑰讓她很想回歸家庭。我試著在她臉上搜尋失去自我的落寞與悔意,卻只看到愛與成全澆灌出的一片祥和與白淨。

不論是哪一個種族,居住在哪一個地區,攝食了哪些營養,與生俱來的黑色素細胞數目都差不多。造成膚色深淺的關鍵,是黑色素的產量和分布情形。東方人的角質層和真皮層的脂肪中又多了胡蘿蔔素,所以膚色偏黃。結論就是,只要你的黑色素細胞比較懶散,而且黑色素一出廠就被打散(黑色素聚在一起就會形成雀斑),同時角質與真皮層裡又找不到胡蘿蔔素,你就有機會變成白雪公主。

於是,你憤憤不平地想,為什麼我的黑色素細胞要如此勤奮?其實它們也是身不由己,主要是受到紫外線和腦下腺前葉的鞭策,才會加班工作,產量大增。要閃躲紫外線挺簡單,可是你腦中的那顆小櫻桃在想什麼?沒事送出黑色素細胞刺激素(MSH)幹什麼?我們只知道,下視丘不斷給腦下腺指導棋,腦下腺做任何動作,一定跟神經系統有關。和神經系統有關常常也和情緒有關,所以,如果要說黯沉的臉色來自黯沉的心情,這話絕不是沒有科學根據。

現在公認最厲害的美白保養品,都集中火力在抑制酪胺酸酶發作了再來收拾它,不如小心避開紫外線,同時好好安撫腦下腺,使酪胺酸酶無用武之地。目前沒有一種保養品敢打出這種訴求,因為沒有一種保養品能擦進腦子裡。但精油的芳香分子是可以直接影響神經系統的表面看起來,這好像有點遠水救不了近火,綜觀全局便能領悟:護膚不能不護心啊!

 

精油小傳 白玫瑰 Rosa alba

根據保加利亞的研究,白玫瑰的香氣成分很接近大馬士革玫瑰,計畫用它來充實萃油玫瑰的基因庫。它們香氣中最顯玫瑰本色的,如β-大馬烯酮、β大馬酮、和β-紫羅蘭酮,都由類胡蘿蔔素氧化降解而來。類胡蘿蔔素又是維生素A原,能促進表皮細胞生長,而上述三種倍半萜酮,也以促進皮膚再生見長,所以白玫瑰與大馬士革玫瑰的美白效果自然不言可喻。我有學生愛美心切,拿玫瑰精油當精華液用,直接就點在斑點上,因為成果令人滿意而頗為心喜。但純的玫瑰精油對皮膚也有些許刺激性,如果要長期保養,仍以調入植物油使用最理想。此外,同種精油長期使用會使人體對它反應疲乏,所以玫瑰雖好,還是不要獨沾一味。

白玫瑰宛如白色的大馬士革玫瑰,花心坦露,不像百葉玫瑰層層包覆。它的個頭更高,花叢更寬,結的花苞雖多,旦含油量較少,所以價錢不免貴些。它含的玫瑰臘在各種玫瑰中比例最低,聞起來因此多了幾分通透。輕點兩滴在耳後,彷彿就能聽到白玫瑰淺吟低唱:「質本潔來還潔去,不教汙淖陷溝渠。」 以上文摘自—-溫佑君修著《芳療私塾×BEAUTY 溫老師45種不藏私精油美容法》#好好書推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