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什麼讓美好的關係變了調?  文-馮云

 

當原來美好的關係開始變質時,我們其實就會出現情緒反應,有可能是對對方感到生氣憤怒,有可能是感到沮喪,有可能甚至因為對方太不重視彼此的關係,還起了想要改變對方的念頭,或者開始討好對方希望回到以前的美好。

一次又一次又一次,最後我們終於來到忍無可忍而大發雷霆,情緒失控後,才突然驚覺自己和對方的關係早已變質。第一次時,其實自己的衛兵:「情緒」就開始響起警鈴,卻因為我們大腦裡被自己裝了那些「以和為貴」、「百善孝為先」、「天下無不是的父母」、「他是愛你才會這樣做」、「他曾經為公司立下汗馬功勞」……而不去相信、不去理會自己那些真實而又敏銳的情緒反應。

當美好關係已不再美好時,「情緒」絕對是我們最忠貞、最誠實,也最敏銳的體貼夥伴,聽自己情緒的反應,好好的去和生活中不美好的關係告別,才有空間照顧好自己,自己好了,才有可能創造和他人的美好。

學會認出吸收你能量的負面關係,和這些壞關係好好的去做切割分離,讓生活裡只留下對的人。

 

 

(以下文摘自──楊嘉羚著《我決定,生活裡只留下對的人》)

你也曾遭遇過這些類似的狀況嗎?有些人你每想起一次就嘆氣一回,你試過許多溝通方法,可問題始終無法改變。那些關係裡的摩擦,起初就像身體的小發炎,因為不會太痛,所以也就不太注意,忍一忍就過去了。等爭執變多,傷口開始化膿,疼痛的感覺增加後,你意識到需要解決了,可是又擔心其他好的互動會跟著一起被消滅,也害怕自己挺不過治療過程的副作用,那些相伴而生的罪惡感,讓你難以動彈。就這樣拖著沒有即時處理,放任它漸漸惡化成腫瘤,在你的心裡不正常的增生,持續吸收你的能量,最後變成侵蝕你快樂的關係癌,讓你在面對關係時,越來越痛苦。

 

一個不鼓勵告別的社會,很難學會好好在一起

仔細深入關係,當我們和另一個人有連結的那一刻,其實我們同時擁有兩種時空,一個是「我」(I),一個是「我們」(US),有些「我們」比較親密,有些「我們」比較疏遠,交織而成的便是你與這個世界的距離。理論上,這兩種狀態都應該被關注、照料,甚至應該要先把「我」照顧好,才有可能在關係裡付出愛,而不是一種交換。所以才有人說:「當你不懂得愛自己,跟誰在一起都是流浪。」但在我們的文化裡,只要一進入了關係,這個「我」就會消失,考量的總是「這麼做,他會怎麼看我」、「如果不聽話,她會不會很難過」、「我們難道不可能找到共識,和平相處嗎」。我們必須時時把他人放在心中,很少能單純的只先考量「自己」,害怕這麼做,就會被貼上自私的標籤。一但啟動了關係,就像搭上了一列單程車,期待關係一路向下,越來越深刻、信任,很難接受「退回」或「暫停」,對於「分手」、「告別」、「絕交」更是有滿滿的擔心和恐懼,才會在新聞上,三不五時的看到情殺事件或恐怖情人。

 

整個社會對於「分離」有高度的焦慮和不安,最明顯的證據就是我們不談論死亡。

但一件物品不管再怎麼牢靠,都有折舊、耗損,更何況是每天都在變化的人呢?不同階段的想法和需要,就會帶給關係不同的考驗與挑戰。關係的跌宕,就樣四季的更替,假使我們一直不願意正視關係是會隨著時間質變的,一味的推崇桃園三結義、鮑叔牙和管仲等那種一輩子相挺的情義,很有可能這樣的執著,反而會為我們帶來更大的傷害,猶如酷暑一直不消退、寒冬遲遲不離境,所造成的負擔是更為劇烈。

 

(以上文摘自──楊嘉羚著《我決定,生活裡只留下對的人》好書推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