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爽為何不當面說?—文:馮云

 

很奇怪對不對?我們對某些人的言語或行爲的侵犯,明明很介意卻隱忍不說,有的人假裝沒這回兒事還擠出笑臉,有的人擺臭臉,有的人生悶氣生出病,有的人到處去跟第三第四個人講…..總之我們最常做的選擇,就是不跟當事人說自己不高興被侵犯的感覺。

以前其實我也會如此無意識地做出這樣的選擇。後來對這個人所產生不滿累積久了,就不自覺的來個突然大爆發,爆發完之後也不明白所以為何會對這人生這麼大的氣?傷人又傷己。後來發現不少人會這樣對我,表面上看起來一團和氣,但這人對你做出來的事情說出來的話,有種"在生氣"或是十分不友善的感覺。後來才知道『坦誠以對,將別人越界讓你不舒服的感覺清楚表達出來』這是十分高難度對話,如果拿登山作為比喻,可以說是登三千公尺的高山那種難度,平常需要有意識的認真練習,談話前也需要準備準備才能進行的對話,所以我們常常覺得算了,或是說不出口隱忍下來,但這些怨懟不會消失,會形成心裡的毒素,久了不是一次大爆發出來,要不就是造成身體生病。

所有的煩惱都來自人際關係。今天分享的這本『給力』是Netflix人力資源長,寫給職場關係上很給力的一本書,其中最喜歡她寫得這段坦誠的和工作夥伴溝通的部分,我們都害怕實話實說帶來的傷害,實際上我們更該注意的是謊言,對我們及他人身心的傷害

 

 

坦誠以對  以下文摘自—-珮蒂・麥寇德著 李芳齡譯《給力 POWERFUL》~好好書推推!

 

 

在Netflix,最重要的訓令之一是..人員彼此間坦誠討論問題,這原則可推及部署、同事、上司。我們希望誠實原則能普及全公司上上下下。瑞德和我之所以共事得如此愉快,主要原因之一是我們總是對彼此誠實。瑞德不僅喜歡我對他誠實,也喜歡我對公司的每一個人誠實。我以前的一位人力資源部門同事聽過許多有關於瑞德和我在Pure Software共識的故事,當我告訴她我即將進入Netflix公司工作時,她說:「什麼?妳要去另一家新創公司和野獸(the Animal)共事?」我忘了以前有時候這麼稱呼瑞德,那些年,他有時很嚴厲,但他對我有很多期望,總是對我責備求全。

展現絕對誠實於我而言猶如呼吸,這種個性與行為使我並非在每家公司都討人喜歡,我當年之所以決定從一般企業界轉往新創業界,進入Pure Software為瑞德工作,原因之一是我的誠實經常在一般企業裡惹上麻煩。我曾經被叫去人力資源副總辦公室,他問我:「妳是不是嘲笑工程師?」我回答:「是啊,但我是認真的!他們抱怨浴缸的熱水不夠熱,浴巾不夠蓬鬆,游泳池的水太冷。」他訓斥我:「工程師是我們最重要的資產,妳必須給他們特殊待遇!」我無法認同這個價值,如前所述,我已經受不了他們總是被當成神一般地侍奉。

面對瑞德時,情況更糟。他初次面試我時,提出的詢問之一是:「妳的人力資源理念是什麼?」我之前任職過昇陽電腦公司和寶蘭軟體公司的人力資源部門,我用流暢的人力資源行話回答:「瑞德,我認為人人都應該克制私人野心,誠信,被賦權做出貢獻。」他看著我,說:「妳說的是英語嗎?妳知道自己剛才說的話是在開玩笑,對吧?那些詞串起來都構成不了一個合邏輯的句子呢!」我用一貫的泰然自若回答:「嘿,你甚至還不了解我呢!」他馬上回擊:「我們這樣的談話,我要如何了解妳啊?說說看,妳將如何幫助我的公司成長?」

那天回到家,我先生問我面試情況如何,我告訴他:「噢,我和執行長吵架。」
所幸,我被錄用了,然後,我很快就愛上瑞德和我之間率直的相處之道。他總是質疑我的假設,對我搬出的人力資源老套道理不以為然,這讓我感覺很棒。我感覺受到尊重,瑞德從不討好縱容我,我喜愛他總是推促我尋求新的改善之道,每當我獲致自己非常引以為傲的成果時,他總是這麼說:「是,這很棒,接下來呢?」Netflix文化的支柱之一是,當有人對某個員工或是對同一部門或其他部門的某個同仁所做的事有所質疑或不滿時,他們應該
坦誠和此人相談,最好是面對面地談,我們不喜歡背後批評。我擔任人力資源部門主管時,常有經理人向我抱怨某個員工或另一部門的某人,我總是這麼說:「你(妳)有沒有找他(她)談呢?

 

讓公司全員遵循這種透明化標準,有許多好處,其中一個好處是遏止為私利搞政治及背後中傷。我常說我討厭公司政治,公司政治不只齷齪,也非常沒效率,想想看,若我要在背後捅某人,我得去取把刀子,得等到我跟此人獨處時,得趁其不備,最好把他捅死,免得他回頭報復。這需要很多的謀畫,且涉及高風險。乾脆直接告訴此人:「你這麼做真的令我很不滿,請停止!」這樣不是更容易嗎?不過,更重要的是,誠實可以幫助人們成長,也有助於消除歧見,鼓勵人們率直說出想法。

 

練習如何坦言

在Netflix,我們努力促使員工相信,絕對誠實提出反饋意見的價值與重要性,並教導經理人,使他們自在於向部署坦誠提出負面反饋意見。這是我工作的一大焦點,有時候,我只是讓當事人大聲、激烈地發洩,他們詳述令他們惱怒的人的壞行為,然後,我問他們:「請你告訴她這些時,她怎麼說?」抱怨者通常這麼回答:「我哪能告訴她啊!」我回應道:「可是,你告訴我了,不是嗎?」這類抱怨者就會面露羞愧,認知到在人背後議論批評是不對的行為。

接著,我們便演練如何不帶情緒地和當事人進行相同的交談,我們也討論如何向當事人舉例說明這種問題行為的影響性,並提出解方。遵循這些原則,可以使這類談話變得有建設性。
 

為了改進你的坦言風格與技巧,練習很重要。你可以對著鏡子演練,或是找你的配偶或朋友為演對象,出聲演練你要對當事人說的話,可以讓你聽聽自己的語氣,甚至可以把你說的話錄音下來,回頭聽聽看。你也應該思考你的肢體語言,因為肢體語言的作用可能更甚於語言本身的作用,我們往往完全未察覺肢體語言如何明顯地傳達了負面訊息。我的一個朋友告訴我,她去找一個溝通教練指導她如何和她的上司溝通(這個上司太難相處了,她的整個團隊難以和她溝通),教練讓我的這個朋友示範一下她溝通如何和這個上司說話。看完她的示範,教練驚叫:「啊,我確信她一定知道妳對她有惱怒!」因為我的這個朋友說話時的手勢很明顯地透露了她的不滿。教練教她在和那個上司談話時,手不要有動作,結果,光是這一點就顯著改善了她和該上司之間的溝通。

 

提出反饋意見時,最重要的一點是,內容必須針對行為,別針對此人的一些基本個性,例如:「你是個不專心的人」。你的反饋意見也必須有可據以行動的建議,讓對方了解他們的行為應該做出怎樣的改變。舉例而言,「你做出了很大的努力,但你做得不夠」,這個反饋意見基本上是無意義的;一個可據以行為的版本是:「我可以看出你很努力,我欣賞這點,但我注意到你花太多時間在一些事務上,因此沒能好好照料其他更重要的事務」,接下來,你可以和此人討論更好的事務優先順序安排。我曾經獲得一個非常有助益的反饋意見,可做為坦率直言與建議解方的範例。和我密切共事、經常和我一起參加會議的某人告訴我,我應該少說點話:「你總是說太多了,害得別人沒機會表達意見。」為此,我開始自我節制,閉上嘴巴,多傾聽。

 

許多人猶豫於如此坦率直言,但事實上,多數人感謝有機會更加了解自己的行為以及他人對這些行為的看法,只要坦率直言者的語氣不含敵意或高傲優越感就行了。

 

以上文摘自—-珮蒂・麥寇德著 李芳齡譯《給力 POWERFUL》~好好書推推!